皮卡丘大战奥特曼

这样的情侣给我来一打/
肚子饿了/
就喜欢吃粮/

和我男朋友跳舞的不是我/
微笑给的也不是我/
我大概是可以去找对象了/


图侵删

【千我】守门人

心动心痛心酸

故事集_文字站:

作者: @易个直女 




沉默,死水一般的沉默,这种巨大的张力在三十平米的客厅里凝固了时间,淡漠了坐在窗边的他,和站在门边的我的呼吸。


现在是北京时间二十三点二十一分,一分钟之前,我和我的男朋友正式结束了这段为时三年的感情。


十五分钟之前我拖着挎包疲惫地开门,意外迎接我的不是一个月来的黑暗,而是一盏落地灯暖色的光。米色的沙发上坐着略显陌生的男人,把玩着手里的茶色玻璃杯,光线勾勒出他深色的轮廓,远远的稳妥的,有点儿不真实。


“回来了?”我拉上门放下包,换了鞋往厨房走,“吃了没有?”


“吃了,”他声音响起来,一如往常的低沉,“你呢?”


我从冰箱里翻出西红柿和最后一个鸡蛋说:“还没有,这几天一直加班,公司饭不好。”


接下来,就是我默默的打蛋声。


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回来过,事实上在这之前我和他的联系也已经越来越少,我想双方的工作繁忙并不是有效解释此种现象的唯一原因,而真正的原因,我现在并不想面对。


“你这次回来呆多久?”


“几天吧,接下来出国拍摄。”


“嗯。”


他不提是那个国家,我也不问。这样的乖巧,到底是怎样磨练。


三年前的我明明不是这样的。那时候的我,任性,娇纵,执着得近于顽固。我花费我所有的时间精力和金钱用来追逐他,回想起来的时候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,他为什么就会接受我的追求——来自于暴发户富二代女儿热烈的自我剖白,无论怎么看,那样子的我都没有让他倾心的缘由。


或许,他也的确未曾倾心过。


在一起之后我想知道关于他所有的细枝末节,如果和女生在一起拍戏我会吃醋,如果出了省我也要买了机票跟他去,我抛弃所有自己的生活成为他的附属品,然后终于有一天我和他爆发了激烈的争吵。所谓的争吵,也只是我的哭诉和妥协罢了,在他面前,我本来就毫无讨价还价的本领。


在那之后我通过了司考,成为一名律师,开始我的职业生涯,直到现在。


“不问我去哪儿?”他问我,语气有点儿夸张的张扬。


“你去哪儿我都在你心里不是。”我笑笑,自欺欺人的。


“方南。”他蓦然叫我名字,我切西红柿的手一抖,眼眶竟然不由自主地发烫,隔了这么久,他在我面前叫我的名字,我还是忍不住的心跳。


“嗯?”我故作镇定地切得大声。


“算了,你先吃饭,吃完了再说。”他似乎是犹疑了几秒,最后才状若轻松的说。


他不说,我不问。


我炒着番茄鸡蛋,在热烈的声音里,我听到我心脏剧烈的跳动。有时候人是有预感的,只是有些人愿意承认应验,有些人选择了逃避罢了。我……我从来都是个懦夫。


但番茄鸡蛋面总是会做好的,我端着碗坐到客厅旁的餐桌上,呼着热气,不一会儿他便起身坐到我对面。以前我们也总是这么做,我从前厨艺很差,做什么菜都手忙脚乱,后来想着给他补身体,也静下心来磨练了许久。他起初很是嫌弃我给他做的食物,后来虽然嘴上不说,但还是会把东西吃完,我有时候会任性地纠缠问他好不好吃,非得让他点头了才作罢。


我最爱看他笑得无奈一脸败给我的样子。


他现在的表情也有些无奈,却不笑。


“方南……”


“这次拍戏有什么好玩儿的事情没?”


“嗯……想不起来了。”


“觉得你那部电影儿挺好玩儿的,女主角也好看。”


“嗯,是吗?”


“是啊,我特别期待,等上映了我们一起去看吧?”


“我……”


“对对对,我忘了你身份了,到时候我拉上所里的都去陪你捧场……”


“方南。”


这次他加重了语气唤我的名字。


我左顾右盼的话头断了,只楞楞的拿着筷子,过了会儿我抬起头来看他,还是这么好看,眼下有些深,最近肯定又没有睡好。


“方南,”他又唤了一次,双唇紧抿了一下,唇珠饱满,唇红齿白,然后他说,“我觉得我们之间出现了一些问题。”


我扯笑:“什么问题?”


他眉眼低垂,睫毛纤长微翘,褐色的瞳仁隐隐约约的像两颗楠木珠子,过了会儿他问:“我们真的都还喜欢彼此吗?”


我直直的看着他,不愿意错过他说这句话时任何一个表情,可他不如我所愿,面色如水毫无为难之色,我的心像是反应迟钝,过了几秒才慢慢地沉下去,拽拉着整个胸腔,酸涩的,疼痛的。


我们,真的都还喜欢彼此,吗?


这句问包含了两句从句。


我真的还喜欢他吗?


他真的还喜欢我吗?


第一个问题,我的答案永远都是喜欢。


第二个问题,我从来都不知道他的答案。


对于他来说,其实他只用知道第一个问题的答案,可是他这样问了,用意不是不明显的——他这样善良的男孩子,当然会用最委婉的方式。可我这时候却恨不得他用最决绝的方式跟我说他不喜欢我,也不愿意听到这样的试探。


谁让他是个善良的男孩子。


也是,我这样纠缠不清,自私贪婪,懦弱笨拙的人,他要放弃我,是再正确不过的。


我盲目地往嘴里塞了一口面条,淡得发苦,腥得骇人,原来我忘记放料酒和盐。


“你要分手?”我索性扔了筷子,往后一靠,抬眸问他。


他交叉着双臂,左手在上,脸上有些莫名的神色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
“易烊千玺,我喜欢你,我一直都喜欢你。我当然喜欢你了,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,”我顿了顿,胸腔蔓延上来酸涩,我终究克制住了自己,我怕我说得太多次他便习惯漠然,再三哽咽,我最终无力地妥协,苦笑一声,“的确,我们之间有问题。”


“……”他却不笑,低着头沉默。


“你呢?”我没有忍住,轻声问他,“还喜欢我吗?”


他继续沉默。


我把这沉默当作犹豫,可犹豫之后,他没有给我答案。


我无意识地笑,我想只有这样我才能好受一点儿,心脏剧烈的跳动着,头脑发涨就好像在做梦,肾上腺素快速分泌……我闭上眼睛,再睁开,还是这个世界。


懦夫终于被逼到了死角,不得不走出自欺欺人的囹圄,然后,看着自己被一点点的,摧毁。


“那,你喜欢过我吗?”


我偏着头,做出一副答案无足轻重的模样来。


他看我,眼神迷茫,像是透过我看到了更远的地方。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往回忆处漫溯——


三年了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对于我和他来说,似乎真的是太长了。走到现在,我们大概都已经忘了当初为什么会在一起,忘了为什么能够走到这里。


多么悲哀啊,方南。


我本来觉得喜欢就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,喜欢了,就在一起,不喜欢了,就好聚好散。可做到这两件事,都无比的艰难。


我仔仔细细地看着他,这个男人从少年长成这般模样,鼻梁挺秀,面若凝霜。我喜欢好多好多东西,比如,他呀,他呀,他呀。喜欢他,怎么忍心让他不开心。


——虽然难,有些事情,却是必须要做的。


所以,我打断了他的回忆。


“千玺,我们分开吧。”


我说。


他像是有些惊愕,一瞬之后又恢复成原来严肃的样子,侧过头不再看我。


大概又是一次默认。


沉默良久。


我拉开凳子走到门边换鞋,换完了在门口顿了顿,然后开门走了出去。大门在我背后砰地一声关上,我静静站了一会儿,没有脚步声。自嘲地笑了笑迈开步子。


我想他从一开始也许就不是全然喜欢我的,他那么小,没有谈过恋爱,怎么能知道喜欢一个人的真正意思呢?可我知道啊,我做梦都想要得到他,所以我忽略了一切,觉得他在身边就好。


我一直徘徊在他真正的心门之外,年轻幼稚无知莽撞,自以为守住了领地,他的整个心房都是我的。


后来。


许多次的争吵之后,我终于丢盔弃甲,面对他的心门无能为力。我没有白晶晶的本领,我不能变小了钻进去看一看是不是有别的姑娘给他留下了一滴眼泪,我总骗自己那样也好,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装得久了,我就把自己也骗过去了。


我是他的守门人,我保护了他这几许年,他或许也迷惘了,他或许也开始怀疑,我对于他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……可他总会知道的,只要那个拿着钥匙的人出现——或许不需要钥匙,那个人本身,就是钥匙——他就会知道,我不过是一个一往情深的守门人。


防不胜防。


真的。


当他不爱我的时候,我所有的铠甲,都是徒劳无功。


我走下楼梯,终于没能够忍住,我慢慢地蹲下身尽力让自己好受一些。消防通道太过空旷,我不敢哭出声音来,于是我用力掐住自己的肩膀,好疼。


我该怎么办?


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,我束手无策,我一败涂地。


可是心底有一个声音疯狂的叫嚣着回去!回去吧!回去见他拥抱他亲吻他!我不要离开他一分一秒都不要!


我站起身来,全身像是有了无穷无尽的勇气,什么理智什么思考什么逻辑通通都是放屁,我打定了主意要往回走,走到家门前,我又顿住了。


只敲了一声门,出乎意料的门被打开了。


他逆着光站在我面前,我堪堪到他肩膀,并不敢抬头看他,就盯着他黑色的开襟毛衣。我想要拥抱他,身体却僵硬得无法动弹。


他错了错身,让我进门。


我木然地走进去在沙发上坐下,茶几上还放着我早上临走时翻阅的他的杂志专访,浓墨重彩的他和眼前淡若烟云的他仿佛是两个人。想了想我走进卧室,搬出一个大箱子,放到他面前打开,里面都是这三年里与他有关的东西。


红色的圣诞帽是那次圣诞节我买的,他戴着特别可笑,我拍了好多照片最后都被他删除了,惹得我不开心了好一阵子,最后他给我买蛋糕作罢才作数;那个搞笑的不求人是他出去拍戏给我带回来的纪念品,让我挠背用的;巧克力盒子是我送给他的,他拿到了都分给了工作人员,后来才知道是我亲手做的,自己心虚回来做了一桌难吃的菜讨我开心;帽子和他买的是情侣款,头围一样大我戴着太大,被他嘲笑;小雕像是上次一起去动物园套圈儿套到的,他得意洋洋了好久,是我最喜欢的猴子……


“千玺,”我深呼吸,“每次我想你的时候我就拿出这些东西看,分手了这些归我好不好?”


他拿起里面一个毛绒娃娃在手里摩挲着,低着头不说话。


“以后遇到自己真喜欢的女孩儿了,记得主动点儿。”


“出去点菜,记得人家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,我这样不挑食的人少。”


“你自己出通告,记得给她发条消息,她虽然不说,可心里也一直记着你不敢打扰你,你别老忘记她。”


“有空的时候陪她去看看电影,逛逛菜市场都好,只要和你在一块儿她都会觉得特别好。”


“她工作忙的时候给她打个电话,她听到了会特别开心。”


“你要记得告诉她你不爱吃肥肉,免得你怕她不开心硬吃,弄得自己不舒服。”


“放心啦,我这样不着调的人也不多,你应该不会再碰到一个让你这么不省心的了……她肯定会是一个很好的人。”


“比我好,一定会比我好,一定要比我好。”


他突然伸过来的手打断了我最后的嘱咐,在我脸上一偕,脸颊上就是一片狼藉的湿润。


“方南,你傻不傻。”


我点点头,我傻。


“那碗面好难吃。”


我愣住没反应过来。


“方南,我说的问题,是我发现,我们之间都害怕打扰对方这件事。”


我看着他,不明白他什么意思。


“我害怕我们慢慢忘记了我们是喜欢对方的。”


他温柔地低眸看着我,手里的鼻孔鸡蹭过我的头顶。


“你怎么一开口就要分手?”


我哑然,下一刻被他纳进怀抱里。


他的怀抱这么这么温暖,一层层叠上来,温热的湮没了我所有的知觉。我闭上眼睛把眼泪蹭到他衣服上,用力抱紧他。


“你听到我敲门声了?”


“没听清楚。”


“那你怎么会给我开门?”


“猫眼。”


“你一直看着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那么笃定我会回来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也是,我没带钥匙没带包什么都没带。”


“你就是钥匙。”






-END-



【短篇】背影^Chapter 2^

是欣赏吧.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
那种心动似乎只是一瞬间,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胡嘉视线中的那个身影又渐渐模糊。

时间在高三这个特殊的时段过得很快,就算是一个小尾巴也不会让人碰到。
那个属于易烊千玺的课前演讲也如期而至。

是他专属的独特的从容,带着些许羞涩,用他暖阳般的声线诉说着自己的理解。

他说他在拿到这个题目后听了那首歌。
很安静,适合一个人的夜晚。
里面有歌手的心事,也迎合着我们的心情;抒情文艺的歌词营造出了一种淡淡的忧伤;转瞬之间又有一丝惊喜,放下了过去,不想再去回望。
听者的心境被歌词中那些具象化的意象所牵动,干涸枯竭的笛声、黯然泯灭的灯火,无不将我们带入歌手营造的那个故事之中。
我不知道谢春花是将何样的经历书写成了这些文字,但是不同的人在这首歌中都会忆起自己的一些曾经,倘若是一些不如意,那么就请伴着这旋律忘记吧,人不能陷入过去的深渊,就算无法看清未来,但也请珍惜当下吧。


他说了好多,胡嘉并没有记住多少。
听着他的声音讲述着自己听过了无数遍的歌,胡嘉的内心有些恍惚,虽说语言有些苍白,但真真敲打着她的心,是说出了她的心声啊。


胡嘉喜欢民谣的宁静,自己无聊时也会随意拨弄一下琴弦,但她总是缺少一份毅力,吉他是如此,学习是如此,生活也是如此。
她仿佛习惯了自己那种慵懒的状态,面对所有的事时潜意识就告诉她,她坚持不下去的。所以她摸了吉他这么多年技术依旧没什么长进,能力范围内只是些简单的伴奏。

她想做一个像春花一样的江南女子,可是一个人的真的好累。

抬头看看讲台中央的易烊千玺,胡嘉很羡慕他,有那么多的朋友,有那么多的自信,是上天宠爱的孩子啊。

胡嘉有些弄不明白自己的这份感情,或许不是喜欢,只是一种欣赏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并不喜欢看书,也基本不写文字的我又突然心血来潮有点恐怖吧/
总觉得自己太偏科了,不喜欢英语,不喜欢看书/
只是被迫地学习数理化生,没有多少内涵
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能有些许改变/
要求不高/
有一点就好/

北京还是没有下雪❄️

好久未有的干净
觉得自己昨晚在日租房兼职傻逼
智障一样的发语音
是不想继续聊天了吗

已经没脸再找你了

很谢谢李佳洳这个小可爱
虽然我想我到最后都不会有勇气去套路
因为从来都是一个胆小的人吧
对于这种似有似无的感情只能藏在心里吧

希望我们的结局不是一个悲剧
希望好友列表里还可以有你

总是会吃醋,就算只是朋友,但还是会难过。
看到你就会上扬的嘴角,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心情,很喜欢现在的关系,很喜欢现在的你
好好学习啊,希望是我改变了过去的你
加油

很喜欢就像以前那样和你聊天,有的时候网友还是不要见面的好,留下个念想,只是心中想象的样子

你还在寻找什么